中國事務

關於部落格
  • 49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暗大佈局:中國的非洲經濟版圖

這是一本法國記者的著作,然後經由英國人在新政治家(New Stateman)之類刊物上的推介,進入了英美話語圈。英國人秉持兩百年的帝國傳統,對於形勢的變化似乎更為靈敏;也是在新政治家上,英國人引介了馬丁‧雅克(Martin Jacques)的「當中國統治世界」,角度也與美國著作迥異。在美國學者的諸如「脆弱的強權」之外,看看歐洲人對於中國崛起的討論,或許別有收穫。美歐兩地的差異在於,美國崛起至今仍堪稱霸權,因此著作中總有一股居高臨下的自負,很難真正的平視中國;相對而言,歐洲已經失去了世界的統治地位,對於強權的興衰瞭然於心。 非洲人如何看待中國進入非洲?西方媒體常強調中國可能變成新的殖民者,然而總體來看,歐美的此類質疑在非洲並不受用。過去歐美對非洲的殖民留下不少禍患,例如「法國非洲(Francafrique)所造成的裙帶主義」,就成為政治運作上的宿疾,而法國總統更總是讓非洲人感到「大家長式的作風」;相對來說,「我們與中國人是平等交談的」,因此比起法國的作為,對於中國殖民主義的批評就缺乏基礎,片面指責中國人不重視推展民主自由也變成歐美的空話。非洲人認為,中國雖然也經常是為了石油到非洲,但歐美不僅「腐敗了所有的人」,「延長了戰爭」,「買醉又買春」,還「來跟我們道德說教」,相對之下中國人至少「紀律嚴明」,不會去動當地「女人一根寒毛」。 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並不是排他性的,美國與法國仍具有更大的影響,然而非洲國家可以利用中國獲得一個有利的地位,例如稱「憑著中國的影響力」,許多非洲國家「得以向其過去的殖民母國拿翹」,因此中國是一個抗擊歐美殖民勢力的盟友。中國的投資並帶來產業的多角化;除了基礎建設、電訊業之外,中國人投資的產業還包括紡織、旅遊與食品業等,這種多樣性的投資有利於非洲的長遠發展。是中國「給了非洲一個真實的價值」,而這使得中國在此非洲崛起的過程中佔得一個有利的地位,而缺乏長遠佈局的意願與能力的其他國家,則可能處於下風。 倘若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進一步擴大,則如本書所稱,「中國的整體計畫搞不好會讓非洲統一」,因為若「中國和平」(pax sinica)得以順利進行,將會出現一個在中國人幫助下塑造的統一的非洲鐵路、電信與資金網路,而一個更加統合的非洲,對於中國並無害處。無怪乎中國在非洲最大的大使館不是蓋在經濟最為繁榮的南非、面積最大的蘇丹,或者人口最多的奈及利亞,而是在衣索比亞,也就是非洲聯盟總部所在地。當然,非洲人並不想要重新被任何一個國家所主宰,「中國愈積極、反對聲浪愈大」、「忘了那些偉大的友誼宣示吧」。話雖如此,只要中國保持節制,在非洲就能持續擴大其政治與經濟網路,獲得所希望的交易。 在中國獲益的同時,一些非洲國家在中國的幫助下獲得成長,政權穩定,也堪稱贏家,例如蘇丹、加彭等。有些國家藉著中國人的出現而獲得某種政治平衡,例如在非洲政經實力最為強大的南非,已有近三十萬中國人;中國曾經支持南非黑人對抗白人種族隔離政策,從而在南非的黑人政權中具有某種道義上的正當性;但是當今的中國人在階級上又較有優勢,於是白人似乎也將中國人視為族群平衡的有益力量,中國人左右逢源。有些國家可能逐步減少影響力,例如法國對「法國非洲」的領導正逐步瓦解,「從杜拜來的人,中國人,印度人」則將填補法國撤退後的空隙。非洲內部也可能出現權力洗牌,例如格達費缺席2006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高峰會,意味利比亞對於形勢掌握不足,其對於非洲的一定程度的領導地位,也可能進一步下降。 當然,美國不會眼睜睜地看著非洲成為中國的禁臠,因此就出現作者所稱的「大博弈」。但是中國似乎在此場競逐中取得優勢,而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於中國的相對巨大、相對落後,以及快速增長。從中國的需求與非洲的供給而言,由於中國是最巨大的開發中國家,又處於工業化的中後期,因此自然成為世界最大的原物料消費國與進口國,包括石油、鋼鐵、銅與其他各類金屬無不如此;非洲整體而言既然還處於工業化的初期,出口原材料是最易於累積資本的方式,且也確實擁有大量有待開發的礦藏,因此與中國堪稱一拍即合。從中國的供给與非洲的需求而言,中國自身已成為包括高速鐵路設備、汽車與各類電子、機械用品的最大生產國,也擁有最龐大的基礎工程施工隊伍,加上中國人的平均薪資尚僅美國與西歐的十分之一,於是對於亟需改善基礎建設的非洲,能提供有效且實惠的幫助;同時,中國的主要出口類別是價格相對低廉的消費品與各種電子、機械用品,這對於相對貧窮的非洲市場也更加適合。 有一些分析認為,這個世界的原物料供應有限,不足以讓中國與印度享受已開發國家的生活水準。「大布局」一書與此不同,讓我們看到中國如何在原材料的主要供應地紮穩腳跟,從而使中國的發展獲得源源不絕的材料。由於世界市場是開放的,在中國相對廉價的出口產品攻勢下,更需要擔心的反而是已開發國家。中國的產業正向全球衛星通訊、航空、生物科技等各方面尋求突破,由此不僅可能迫使相關產業的出口國,也就是歐美日等主要已開發國家,在相關產品上的削價競爭,也可能進一步轉移世界經濟的格局。已有不少學者,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佛格爾(Robert Fogel)與世界銀行副行長林毅夫,估計在2016至2018年之間,中國名目國內生產毛額即可能超過美國,在此之後的十餘年間其經濟規模甚至可能達到美國的一倍以上。換句話說,未來數年國際經濟格局將出現極為劇烈的變化,甚至「當中國統治世界」一書對此也估計不足。由此中國可能帶動非洲與拉丁美洲進一步脫離歐美的掌控,導致一個有利於中國的多極化世界。 台灣在這個過程中如何自處,成為我們必須審視的一大問題。「大布局」一書截稿之時,馬英九已經接替陳水扁成為新任中華民國總統,兩岸開始「外交休兵」。此時兩岸形勢已經與陳水扁初就任時大不相同。當時的中國經濟規模僅是美國的十分之一,而八年之後,中國經濟規模已達美國的三分之一。中國大陸的在兩岸關係上的主導地位日漸穩固,於是甚至拋出橄欖枝,詢問台灣農技團與大陸的基礎建設工程團隊,一起為非洲人民服務的可能性。「大佈局」由多個角度刻畫了中國人作為一個民族整體,在非洲互相扶持的故事,在非洲的台灣人是否將加入此一「民族」,以分享中國人在非洲的龐大勢力、廣泛奧援?本書對此沒有深入的探究。二戰之後,隨著兩岸分裂,台灣加入美國主導的聯盟,在國際社會也成為美國圍堵中國的一個要角;台灣人的海外社群與中國大陸也維持著長期的對立。但是隨著中國勢力的擴張,台灣人在一些西方勢力較為薄弱的開發中國家,已經開始面對中國認同的強烈引誘。這是閱讀中國對非洲的「黑暗大佈局」時不能迴避的問號。 最後,本書的台灣版有一些金錢數字與涉及國家關係的俏皮話的錯譯,美中不足。不過本書仍值得一看,博客來網站已有陳牧民教授的書評一篇,台灣版嚴震生教授所寫的推薦序更已將本書的重點淋漓盡致底呈現給讀者。也許讀者可以先上網閱讀兩位教授的評析,以對本書有進一步的認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